紅豆一樣的女孩子

  如果真的忘不了一個人,而且她就在我就近的城市昆山,那該怎麼辦?
  我也許會偷偷采一顆紅豆,握在手心,讓我的思念寫成纏綿的沙丘。
  那個人,溫柔,美麗,是個完美的女人,就住在我就近的城市昆山。
  她常常會說誰娶了她Dr. Reborn好唔好是他的福分,我也很贊同她的話,
  而我們終究沒能在一起,我們一起埋在了纏綿的沙丘,
  但是我還是會常常想起她的人,想起她的那句話,我也會常常注視就近的那個城市,昆山。
  還記得那是我住在蘇州斜塘的一個深夜,盛夏裏睡不著了,
  本來以為,夜深暑氣稍減,可以小憩一些,可是還是沒能睡下,
  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不知道是因為夜色太特別了,還是放不下一些話,忘記不了一個人?
  我翻開網頁隨意聽聽一些老歌,網頁上放出的是一首王菲的《紅豆》,林夕作的詞,
  有些歌曲有時候聽起來都是自己的心,常常能夠在歌聲裏聽到自己的故事,我也忽然在《紅豆》的在歌聲裏忘記 了自己,
  只想像起那一顆纏綿的紅豆來。
  紅豆,我知道的,我對Dr. Reborn好唔好紅豆最初的相識是在王維的詩裏,“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支;願君都採擷,此物最相思!”
  這是一首纏綿相思的古詩,我很是喜歡。
  王維來過蘇州沒有,蘇州也算是南國嗎?蘇州有沒有紅豆樹,我也能采一顆紅豆嗎?
  突然就想到了這些問題,....
  在那個夏夜我仿佛也看到了唐朝的王維,香港的林夕,加上2006夏蘇州的我,
  一下子都能想起那些相思的故事,無論時間和空間,地域。
  我想,地域也許並Dr. Reborn好唔好不是感情障礙,蘇州和香港,這兩個遙遠而陌生的城市,在這夜裏,在詩詞和歌聲裏。
  反而因為距離,更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心靈。
  在一個黑黑的深夜裏,
  香港和蘇州這兩個地方,兩個故事裏的人,也都曾沒有好好的感受一個人的溫柔,滿心的相思,全都湧出來。
  在我的故事裏,紅豆是昆山月夜的愛情,紅豆是兩個年輕人的懵懂的追尋,紅豆是我輾轉火車間她的一些問候,
  我的腦海裏,她也好象那天的模樣,又出現在我腦海裏,黑夜的黑也全都是我的思念,
  夏夜實在煩悶,我也走到了窗前想去看看蘇州這個城市的外面景色,會看到香港和昆山嗎?
  我看著外面,此時蘇州這個城市,高樓林立,暗影婆娑,
  近處,我的對面就是一座樓,樓上是幾個有明有暗的窗口,睡的人睡著了,不睡的不睡了,開亮了燈光,會有什麼樣的心事呢?
  遠處,也有城市閃爍的霓虹,是昆山那個城市?是昆山那個城市的燈光?是住在那個城市的那些陌生人?
  我挺羡慕那個城市裏人的,至少他們也許認識那個人,而我還沒見過她。
  這個時候,蘇州這個城市已經收斂了她的喧囂,浮華,咄咄不休,
  一點都想像不出她白天的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樣子了,
  而此刻,這個深深纏綿的城市夏夜都是我的了,
  我終於可以任意指摘這夜色,這寂靜是我一顆敏感的心。
  蘇州這個城市也變的一些溫柔了,一些曖昧了,甚至一絲靦腆了,
  此刻,這個城市仿佛也不想要我看見她的寂寞和失落一樣,
  刻意在躲著我,多象一個小女子心思,
  人們也許都是這樣的,繁華過後,她只想不讓你看到她的落寞而已,燈光昏暗,她也有點累了,
  如果城市此刻變成了一個她,
  我就會問她幾個問題,“請問你做為一個美麗的繁華城市,在這夜昏暗的時候,你會不會也有點累,也會感到寂寞有壓力?”
  其實,我認為你此時一樣是很美麗的,不管繁華和落寞,我都會陪著你,
  只是我們有點孤單,曖昧,也是你的另一種味道的美,
  深夜裏你,我,都逃脫不了寂寞和曖昧,
  但是我們還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互相安慰,雖然蘇州這個城市你不曾可憐過我,
  但我想我該給你點安慰,因為你是一介女子,
  你的楚楚可憐,你的曖昧,叫我感傷,叫我憐惜,
  叫我想起一個人,你還是很美麗的,就象她,
  而今,走了一個人的溫柔後,
  在一個很深的夜裏,僅有的一些感覺,就是只有我一個人了,只剩我一個人的孤單。
  我想到這種孤單寂寞,甚至和林夕的歌,王維的詩,沒有區別。
  其實我那時所在的蘇州應該已經是在滿眼溫柔的南國,我只是沒有好好抓住那顆自己喜歡的紅豆。
  那個盛夏夜晚,蘇州那個城市突然也曾變得象她那般令人愛憐,令人守侯,
  《紅豆》,詩或歌詞,甚至深深的煩悶的夏夜,都是她,
  那些過往煎熬成一顆紅豆,而那些故事也終將會埋在纏綿的沙丘。 
 

因為愛而遠行

離你越來越近,心卻找不到岸。我無助,我彷徨,我——只能微笑著,即使我心感覺是痛的,我也只能微笑。似乎離你越近,心卻越累了。輕啟軒窗,任清冷的風吹起披肩的發,拂過臉頰。抬眸,漠然地看向凝重的蒼穹,低垂的雲層,無語,無緒。不知何時起,只願做一個素心女子,任紅塵幾多變幻,獨守一份歲月的雲淡風輕。因為,我的悲喜早已跟隨那抹離去的身影,漸行漸遠,就連內心的空城也在細數的流年裏,悄然關閉。有時,人生的緣分,就像一盞茶,彈指間已由暖轉涼,由濃到淡。

再來回味,只有縈繞在嘴裏的淡淡餘香,低bridal academy 學費訴那緣起的從前。愛你,僅僅是愛你。卻必須愛很多與你有關的一切,很多自己不怎麼喜歡的人事物,都學著去愛。於是,我變得不再是我了,虛偽,世故在我的身上留下濃濃的氣味。

很多時候,我喜歡你的一切,卻厭惡了與自己有關的人事物。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即使真的很累,我也都能快速的調整好自己的身心,因為我知兒童營養道,是我選擇了這條路,即使漫長艱辛,我也堅持走下去;即使很多時候我都是孤單的一個人走著,我仍用歌聲為自己壯行。

有愛就有家,可為什麼我總是回不了家呢?一路走來,戰戰兢兢,多少個夜裏我都難以安寢,害怕守護不住這段感情,害怕失去你。而如今,我站在你的面前,卻發現我們已經是處於同一平面內的一組平行線了,看得到彼此,又沒有交集。我的愛情是一條願景村 洗腦不歸路!離你越近,離家卻是越遠了!我的愛情是一條不歸路!有心的方向,卻沒有家的航程!我的愛情是一條不歸路!因為我愛的是你!
 

依然酷暑難耐

是瞳孔變了色,還是風景被時間塗抹,錯覺出現了,沒有借宿的顛簸在這個結界裏歇腳。草色三千隨心傾,墨落一點雲也淡。誰的牽念,誰的孤單,在崢嶸的歲月裏撒了一張網,遮住了天,卻沒網住溫暖的垂憐。半生的痛,無人為我讀懂。花開花落,香無蹤。夢太長,緣太淺,千年bridal academy 學費輪回裏,誰是誰的掛念,誰是誰的虧欠?寂靜裏的花朵,是佛曾遺忘了的虔誠。真想繞過那特殊的日子,怕心會再度刺穿。零度裏的睡眠,很不安,手腳居然在溫暖的被窩裏冰冷,身體蜷縮成了一團,呵呵!喜歡畫餅充饑給自己修砌一個心靈的花園,一草一木,一花一鳥,逐一填充,就是要塞滿腦子的蔥蘢驅散孤獨的回聲。可弄來弄去,我把自己放在了樹梢上,成了風過後一片孤零零的葉子,一只巢裏受傷的鳥。

就算把自己刻畫的很美,就像天使一樣,也會和落花一樣凋零,永遠躲不開那失神的眼睛。什麼都沒丟,只是被偷風偷走了心情,傻傻的望著星空,眼睛bridal academy 認受性眨啊眨,淚不聽話的流個不停,夢非夢,醒非醒,就這樣混沌裏穿行。黎明,月亮瘦了,幾顆散落的星星,趴在窗前,呼吸窗前的冰冷,一切安靜的可怕,日子也被凍僵了,我不知道心推開窗子會不會被喚醒,可是我知道真的很冷……

為愛裝飾溫婉,就讓纏綿遊蕩在指尖。雖然影單人成個,還是會在夜裏把你的名字默念千遍,如果你有失眠,就是在我夢裏流連忘返。明知相愛會讓疼從bridal academy 好唔好新來過,卻忍不住靠近那團火,千年的寂寞被點燃成了一言諾。就算明天會擦肩而過,至少曾經你為我心動過。你的孤單,我的寂寞,就像隔著銀河的兩顆星子落。月老的紅線擱哪了,隔空離世的念飄蕩著,可有一條船渡得過橫亙了相思的無可奈何?
 

過去的事|未來的人

如此的簡單;匆匆那年,孤單和寂寞。如此明顯,相伴的人都會來來回回,相守的心單純如是,日子同樣還是日子,而不是現在一般,在喧囂中找不到一處寧靜。記憶裏很多畫面中風都是快樂的,快樂裏的很多片段,都是簡簡單單,沒有多少複雜會讓人唯恐不安。

這或許是我比較無聊吧,總拿某些事兒充心罷了。有時候、有些東西不去想,永遠不知道想起時的哪一種感覺,是酸酸的,也甜甜的,這時間裏珍藏的人事啊,你旅遊推廣還真不要說它給你留不下痕跡,我知道、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切自己的故事,悲著現在的自己。我就這樣、找不到理由的懷念,就這樣不由自主的憂傷。輕飄飄的舊時光,早已不再是一種回望,鍵盤上能敲下無數的昨天,可始終打不出已經逝去的花事,寫不盡的心情,觸及不到的念想,在模模糊糊,淩亂不堪的思緒中,苦澀而找不到原來青蔥的味道。

故事過去多久都是清晰的,昨天流逝多遠卻不模糊,那些年、時光裏相繼陪伴的一切人兒,有朋友、有同學、有兄弟、有姐妹、還有那時候志同道合增强免疫力食品的死敵啊!你們今天都還好麼?我們的小猴子結婚了,我們的大栗子帶著兒子上學了,我們的那個小三哥不再風流倜讜了,我也越來越不那麼狂傲了。...

光影流動的歲月,春去秋來的天空,有陽光明媚,折射眼角的光,柳岸青綠的小河,在下過雨後,湖中還能看見夕陽歸途的晚霞。我桌角的那個相加裏,依然還保留著我們舊時的歡顏,只是、在時光逐漸消磨中漸漸地顯出了底色,匆匆那年,匆匆事兒;匆匆那年,匆匆人兒,時間都到哪兒去了?不言歡笑,無盡悲傷的黑夜,守不住思念的天涯,許時光安然,你們安好。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