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漢的旅館傳來咯咯的笑聲明亮如洗

路隨山築,彎曲如蛇行。山峁與山峁之間,梯田層層纏繞,皆植茶樹,鬱鬱蔥蔥。遠觀階梯,如一波波水紋,窩漩滌蕩。這是群山浩浩的激流嗎?是綠意渙渙的nuskin如新湧動嗎?一溪泉流,水勢湍急,或遇朽木窩漩,或迸石而水花四濺,曲折蜿蜒於山腳。山峰突兀矗立,挺峻拔險,摩崖石壁,斜斜長出數株蒼柏,作招手狀,峰巒疊嶂綿延無盡,山林霧氣氤氳,飄飄渺渺。鳥語啁囀,在幽穀久久回蕩。

雨後,走進野三關。陽光透過林木,蔥翠的葉脈,水珠仍在滑滴。空氣彌漫草木濕漉漉的氣息。有一股淡淡的玉米香味飄來,舉步尋往,見山坳處有幾戶人家。臨近路邊的nuskin香港一間小商鋪,門前煮一鍋鹵水,裏面有雞腿雞蛋香腸豆幹等等,另外的鍋灶臺,烙著赤黃赤黃的玉米餅。一個老漢,約摸六十歲的年齡,手腳利索,邊收錢邊用紙袋包了餅遞給顧客。我也買了一個,價格不高,才2元。聞起來香噴噴的,咬一口,酥脆鹹香。面裏夾雜些酸菜,口感特爽。

“粗糧好呀,要多吃粗糧!”

老漢操一口夾生的普通話,憨憨笑著。

顧客不多,幾乎是結伴而遊nuskin如新的年輕人,也有情侶。他們各自買了所需,陸續走了。

老漢把口袋裏的錢掏出,重新掂算一遍。我問他:“這裏山路險要,古時的人怎麼和外頭往來?”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呦。”

“您去過城市嗎?”

“年輕時去過兩三回,呀,人多叨雜,灰塵也多,空氣壞。”他若有所思,搖了搖頭:“我大兒子在武漢做買賣,呵,城裏有麼事好?城裏每年有大批伢往這裏來玩哩。”

我緘默了。山裏的年輕人向往城市的繁華,城市的年輕人卻貪戀山裏的靜幽。這已成為一種現象。

“你喝茶麼?”老漢突然問我。

“你們這的茶真多。”

“不算多,也種柑桔,種天麻,還有別的……”

老漢一邊說一邊頭扭向商店:“蘭,沏杯茶來!”頃刻,商店走出一位妙齡女子,肌膚白皙,身著素衣,猶如一朵質樸的山花。

女子端來茶,遞給我,嫣然一笑,轉身回了商店,卻傳來咯咯的笑聲,聲音很甜美。

老漢皺眉道:“這丫頭,硬吵著要去外頭闖蕩哩。”

茶香縷縷,杯裏的茶葉,是嫩嫩的、綠綠的芽尖兒,皆挺挺向上。啜一口,清香酣醇,回味無窮。這裏的好山好水好人情,全濃縮成一杯茶了。

夜裏,我在老漢的旅館住下了。原來,另外幾間房屋也是他的家,用來招待旅客的。房間簡陋,僅一床一椅一個電視機,卻收拾得一塵不染,幹淨整齊。

山野的夜涼嗖嗖的,格外靜謐。那女子送來一壺開水、茶葉和幾個塑料杯。她的眸亮晶晶的,有些羞赧,始終沒和我說過一句話,轉身出門,又是一串咯咯的笑聲。這是個愛笑的女子喲。

夜深了,空氣漸漸潮濕。月亮在天空明亮如洗。月光水水的,銀銀的,透過窗欞,照在床前。“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吟哦著李白的詩句,身在異鄉為異客,別有一番滋味上心頭,說不清是惆悵呢,還是憂愁?

窗外燈火閃爍,一個瘦削和一個窈窕的身影,那是老漢和他的女兒。老漢像在責備她,而她偶爾回了幾句,卻咯咯地笑開了。做女兒的要走出大山,去領略另一片天空,這無可厚非。但是,山外風塵滾滾,若幹年後,這一朵生長在野三關清純美麗的山花,是否還能保持當初的質樸?在老漢的眼裏,這裏的生活與世無爭,悠閑愜意,他寧願做一株岩壁上的蒼柏,咬定青山不放松。

的確,這裏風景處處,山裏的流泉,比商店賣的水清洌甘甜,空氣新鮮得可以向全世界出售。然而,當城裏人越來越多,這一方淨土,誰來守護?我想起十幾年前的故鄉,也有一處世外桃源,前些日子再見時,已經千瘡百孔。是人類,在糟踏自己的家園啊……我不禁為野三關暗暗擔心起來。月光漸漸移離了,漸漸移出窗外,我躺在床上,合眼朦朧,迷迷糊糊中,仿佛還聽見一串咯咯的笑聲……
 

它們的身上都有著美麗的故事泛濫的一塌糊塗


我不禁啞然失笑。我愛我的家鄉,愛我的家,家鄉的一草一木,家鄉的木頭小橋,家鄉那爬滿青苔的碼頭,還有院子裏的那棵枇杷樹————到處可以捕捉到當年那個可愛的小姑娘影子。如今,當年的那個小姑娘已經變成了母親,而她的女兒又儼然成了當年的那個小姑娘,長發飄飄,一路上,到處願景村充滿了她銅鈴般的笑聲,她跟她的母親一樣,把太多的愛留在了這裏,留在了我的家鄉!

望著家鄉這熟悉的一切,我的思念總是會如大海一樣,更像瘋長的小草,一大片,一大片,綠油油的漫過我的視線,家鄉的美麗風景,家鄉的熱情鄰人,在我願景村的腦海裏裏,總是一遍又一遍的不厭其煩的翻看和回味,還有放在記憶角落裏的那個他,還有那個曾經讓我近乎瘋狂的面孔,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曾經在我心靈裏停留過的那個人,他一直屬於那個青春無邪的年代,一直屬於那個草長鶯飛的季節,更是我記憶長河裏的一顆石子永遠沉澱在那個純真年代!

夕陽斜照在那平靜的水面上,拾起石子,輕揮進那泛著淡紅色的水裏,驚起一層波瀾,緩緩擴散出去,然後重歸於平靜,這應該就是我們的生活吧,無時不在訴說著生活就像水平面一樣,一些人或一些事就是那石子,起初驚起波瀾,最後被生活所沉澱,可我也從未深究有些人是否真的會慢慢沉澱下去呢?

他是我家的鄰居,我的同學,我的兒時玩伴,更是我的朋友,我們從小學到中學到高中,我們簡直就是彼此的影子,一起走完了那個最為純真的年代,那條家鄉的願景村小路上,記載著我們對生活的憧憬,對夢想的追求!不管是對學習的探討還是生活的細枝末節以及那個遙遠而又模糊的夢想,我們總是說不完,嘮不完。因為不會騎車,從小學到高中,自行車的後座總是被我霸占著,從牙牙學語的幼年到天真無邪的童年再到後來更為遙遠的青春歲月,這條彎曲的小路和那嘀鈴鈴的車鈴聲一直默默陪著我們走過那些點點滴滴。
 

當距離天下第一莊還很遠的時候

我走入了天下第一莊,那些自以為是的家夥想要阻止我的進入,但是都被我在拔出劍的一瞬間一劍封喉。沒有給他們留下半點喘息的機會,我獨自一人站在庭院中,等待著天下第一莊的莊主現身。我手中的劍依舊是在寒風中散發著逼人的氣息,加以夜色的襯托,就愈顯陰冷之氣。

美妙的曲調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按聲尋去,原來是是在天下第一莊的最高的簷牙之上傳來的。吹奏的是一貌美的女子,月光下她身穿的衣服潔白無瑕,她的長發掩蓋了她的容顏,風不停的DR REBORN抽脂舞動著她的頭發,掛在蕭上的穗子和她那身潔白無瑕的衣服。

曲調很淒涼,如水的月光與那淒美的曲子一起在微風中蕩漾,夾雜著她身上的香氣,飄向每一個位置,我手中閃著殺氣的劍,亦逐漸暗淡下來,一點點的退去。

當我的劍很快就要落地的時候曲子突然間停了,我迅速的握住劍,然後用力的把劍向後飛去,那把劍傳過了天下第一莊莊主的身體,刺入了一棵樹上。當我再次向吹奏曲子DR REBORN抽脂的地方看時,發現那個女子正在屋簷上翻滾,然後從房屋上墜落下來,仿佛一只潔白的蝴蝶,飄落,飄落。。。

就感覺到了一股濃鬱的殺氣。美妙而又攝人心魄的曲子亦飄入我的耳中,一種無法言語的感覺從我心中湧現出來,指引我加快步伐。

天上的月兒漸漸的躲入了陰雲DR REBORN抽脂之後,陰冷的風吹襲而來,我的每一步都會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每一個腳印都踏碎了無數片雪花,一聲清脆的拔劍聲,我持劍孤立在那天下第一莊最高的簷牙之處,劍上的血緩緩的向劍尖流淌,最後在那潔白的雪花上綻放了一朵美麗而妖嬈的紅蓮。

天空又飄起了雪花,那天下第一莊莊主手中的飛刀滑落下來,或許他擁有的時間太少了,否則那支飛刀就會穿入我的身體,刺入書中的劍靜靜的,只有那劍穗依舊在風中搖擺。

飄落的雪花落在我的臉上,紅燙的臉頰立即消融了冰冷的雪花,我從房頂上輕盈的飛落下來,我緩緩的走動,每一步還是會有細碎的響聲。

我走到了他的身邊,我遞給他一條絲帕的同時,他也遞給我一條,我們微微一笑,收下對方的絲帕,我拿著那條紫色的絲帕便離開了。我沒有用那條絲帕擦拭我的劍,而是一直握著,一直握著。。。
 

不覺的身影好像又飄忽在花叢裏

月下斷腸人,望斷星幾點。最怕七夕歎夜寒,不見幽蘭豔。夕陽的餘暉浸染了整個林子,曲曲折折的石板路,延伸到林子深處。我一個人走在這條幽靜的小路上,聞著薰衣草特有的芳香,醉了秋風,淡看天邊的晚霞。那一刻,你好像就在雲端,半遮粉面,輕彈琵琶,吳儂軟語的清唱,縈繞在許智政我的耳畔。

無意苦纏綿,又憶卿顧盼。簾卷西風搖碎竹,飄渺絲弦怨。在這個秋風送爽的季節,月季開的不再紅豔,那一片淡紫的薰衣草,煞是顯眼。醉了藍天,癡了我的elyze好唔好心田。這一刻,流雲也靜止了,沒有鳥叫的聲音。空氣裏到處是薰衣草的芳香。你說你喜歡薰衣草的味道,還記得你親手送我的荷包,那淡淡的香成了我記憶的永遠。

我癡癡的望著那片薰衣草的藍,我不敢elyze好唔好驚擾這夢魘,你梳著馬尾辮,穿著碎花襯衫,那粉嫩的小手,輕巧地采摘著淡紫的小花。那一年你十八歲,那一年你和我都是在花季,那一年elyze好唔好你和我漫步在大學的校園。

你是一個大山裏飛出來的鳳凰,你是一個清純秀美的姑娘,你是一個典雅知性的女子。你輕盈的步履,你纖弱的身子,你宛若黃鸝的話語,在那個秋天,成了我心中永遠的畫卷。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