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豆一樣的女孩子

  如果真的忘不了一個人,而且她就在我就近的城市昆山,那該怎麼辦?
  我也許會偷偷采一顆紅豆,握在手心,讓我的思念寫成纏綿的沙丘。
  那個人,溫柔,美麗,是個完美的女人,就住在我就近的城市昆山。
  她常常會說誰娶了她Dr. Reborn好唔好是他的福分,我也很贊同她的話,
  而我們終究沒能在一起,我們一起埋在了纏綿的沙丘,
  但是我還是會常常想起她的人,想起她的那句話,我也會常常注視就近的那個城市,昆山。
  還記得那是我住在蘇州斜塘的一個深夜,盛夏裏睡不著了,
  本來以為,夜深暑氣稍減,可以小憩一些,可是還是沒能睡下,
  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不知道是因為夜色太特別了,還是放不下一些話,忘記不了一個人?
  我翻開網頁隨意聽聽一些老歌,網頁上放出的是一首王菲的《紅豆》,林夕作的詞,
  有些歌曲有時候聽起來都是自己的心,常常能夠在歌聲裏聽到自己的故事,我也忽然在《紅豆》的在歌聲裏忘記 了自己,
  只想像起那一顆纏綿的紅豆來。
  紅豆,我知道的,我對Dr. Reborn好唔好紅豆最初的相識是在王維的詩裏,“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支;願君都採擷,此物最相思!”
  這是一首纏綿相思的古詩,我很是喜歡。
  王維來過蘇州沒有,蘇州也算是南國嗎?蘇州有沒有紅豆樹,我也能采一顆紅豆嗎?
  突然就想到了這些問題,....
  在那個夏夜我仿佛也看到了唐朝的王維,香港的林夕,加上2006夏蘇州的我,
  一下子都能想起那些相思的故事,無論時間和空間,地域。
  我想,地域也許並Dr. Reborn好唔好不是感情障礙,蘇州和香港,這兩個遙遠而陌生的城市,在這夜裏,在詩詞和歌聲裏。
  反而因為距離,更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心靈。
  在一個黑黑的深夜裏,
  香港和蘇州這兩個地方,兩個故事裏的人,也都曾沒有好好的感受一個人的溫柔,滿心的相思,全都湧出來。
  在我的故事裏,紅豆是昆山月夜的愛情,紅豆是兩個年輕人的懵懂的追尋,紅豆是我輾轉火車間她的一些問候,
  我的腦海裏,她也好象那天的模樣,又出現在我腦海裏,黑夜的黑也全都是我的思念,
  夏夜實在煩悶,我也走到了窗前想去看看蘇州這個城市的外面景色,會看到香港和昆山嗎?
  我看著外面,此時蘇州這個城市,高樓林立,暗影婆娑,
  近處,我的對面就是一座樓,樓上是幾個有明有暗的窗口,睡的人睡著了,不睡的不睡了,開亮了燈光,會有什麼樣的心事呢?
  遠處,也有城市閃爍的霓虹,是昆山那個城市?是昆山那個城市的燈光?是住在那個城市的那些陌生人?
  我挺羡慕那個城市裏人的,至少他們也許認識那個人,而我還沒見過她。
  這個時候,蘇州這個城市已經收斂了她的喧囂,浮華,咄咄不休,
  一點都想像不出她白天的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樣子了,
  而此刻,這個深深纏綿的城市夏夜都是我的了,
  我終於可以任意指摘這夜色,這寂靜是我一顆敏感的心。
  蘇州這個城市也變的一些溫柔了,一些曖昧了,甚至一絲靦腆了,
  此刻,這個城市仿佛也不想要我看見她的寂寞和失落一樣,
  刻意在躲著我,多象一個小女子心思,
  人們也許都是這樣的,繁華過後,她只想不讓你看到她的落寞而已,燈光昏暗,她也有點累了,
  如果城市此刻變成了一個她,
  我就會問她幾個問題,“請問你做為一個美麗的繁華城市,在這夜昏暗的時候,你會不會也有點累,也會感到寂寞有壓力?”
  其實,我認為你此時一樣是很美麗的,不管繁華和落寞,我都會陪著你,
  只是我們有點孤單,曖昧,也是你的另一種味道的美,
  深夜裏你,我,都逃脫不了寂寞和曖昧,
  但是我們還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互相安慰,雖然蘇州這個城市你不曾可憐過我,
  但我想我該給你點安慰,因為你是一介女子,
  你的楚楚可憐,你的曖昧,叫我感傷,叫我憐惜,
  叫我想起一個人,你還是很美麗的,就象她,
  而今,走了一個人的溫柔後,
  在一個很深的夜裏,僅有的一些感覺,就是只有我一個人了,只剩我一個人的孤單。
  我想到這種孤單寂寞,甚至和林夕的歌,王維的詩,沒有區別。
  其實我那時所在的蘇州應該已經是在滿眼溫柔的南國,我只是沒有好好抓住那顆自己喜歡的紅豆。
  那個盛夏夜晚,蘇州那個城市突然也曾變得象她那般令人愛憐,令人守侯,
  《紅豆》,詩或歌詞,甚至深深的煩悶的夏夜,都是她,
  那些過往煎熬成一顆紅豆,而那些故事也終將會埋在纏綿的沙丘。 
 

comment form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