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叛逆的心

他從小就是個被別人欺負的孩子,總是被別人歧視。每當別人嘲笑他時,他總是毆打別人。他從小在村民眼中就不是好孩子,只是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叛逆。

他在一次毆打中,進入拘留所。在所裏遇見她。她也經絡治療是來所裏看望他的父親,於是就看見了他。她眼中充滿驚訝和哀愁。

他四處打聽她的消息。原來,他是鄰村的人,他的父母已離異,她跟她的母親生活。去看他的父親,只是出於孩子的一個本能。

他的心猛的顫了一下。

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考上了一所盡人皆知的一所名牌大學。

與此同時,他也奮發進取,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學。

在臨行前,他將每天陪伴他的風箏帶上了。回首往事,原野依然旺盛,他想到這個小村莊只有他考上了大學,其他小時候嘲笑他的小孩子早已在四方打工了。他心中湧起一種報復的快感,可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辛酸。

北方大學的景色他是第一次見到,有微創植髮大片大片的櫻花盛開在學校的周圍,而他卻不知道是櫻花。在櫻花下坐著一個女孩子,他似曾相識,她見他一臉茫然的神態,撲哧一聲笑了。

“這是櫻花。”

“噢,謝謝。”

他轉身一看見這個陽光天使般的女孩,他小時候似乎在哪里見過,於是他猛然想起他在拘留所裏和她相遇。女孩朝男孩笑了笑,男孩的臉頓時紅了。

“你好,我叫唐穎。你呢?”

“我叫彭皓澤。”

他一驚,心中劃過一絲漣漪,臉變得更紅了,尷尬地跑開了,仿佛是一見鍾情。

他回到宿舍,翻開塵封已久的行李箱,裏面安安靜靜地躺著一個風箏,童年的酸楚又一次湧上心頭。

北方的冬天真是令人寒冷,他從小就生活在溫暖的南方,卻不知北方的冬天是這麼寒氣逼人。有很多人都難以忍受沒有暖氣的教室而早早的下了晚自習。只有他和她,每天等到最後一節晚自習下課鈴響後,才飛快地跑出教室。回到宿舍

,只見室友已蒙頭睡去。

他的手總是凍得胖胖的,有一次晚自習,只有他和她。他沒有拿穩杯子,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他急忙地想拿掃帚把它們掃進去,卻早已見她把碎片掃進了垃圾桶裏。

她在課餘時間編制了一副手套,送給了他。他去紋紅著臉說不要不要,她是硬塞給了他,他戴著手套看起來怪怪的,原來她把無名指的套口沒縫出來,引得眾人一片哄笑。

到夏天了,許多學生都趁這個機會勤工儉學,他和她也不例外。他們勤工儉學的店鋪竟然就是隔壁。每天早上,他都會見到她在那兒澆花,而他都會見到他送外賣。每當相遇,他和她都是微微一笑,卻成為了兩個人堅持下來的不竭動力



春節將至,他和她都決定不回家過年了。大年三十,學校也為了這些不回家的孩子集中在教室看春節聯歡晚會。他和她都沒去,只是在學校附近的小橋邊,望著周圍的風景,腳下就是纏綿的流水。

她打了一聲噴嚏,他緊忙地就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自己卻凍了一夜,第二天發高燒,三天才退下。

“你傻呀,自己的衣服不穿,凍了吧,真是弱不禁風!”她含著淚說。她這三天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

轉眼間,大學四年就這樣過去了。

沒有她,他晚上睡不著覺。

於是,他決定向她表白。



 

comment form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