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未央,不停淌

闌珊春意,春意闌珊。寒,抵不住。

輕撩珠簾,天色仍暗,夜雨潺潺,雨未央。正如心中愁緒,不停淌。

天,似已轉涼,緊裹羅衾,卻仍覺寒。從夢中驚醒,只是因為寒冷麼?抑或是被這潺潺的夜雨所擾?


寒意又有何懼呢?!就算侵入骨髓,又怎能抵過心底的寒?

不禁回憶夢裏,那片刻的歡愉,輕解羅裳,赤腳起身。獨自倚欄,我再次回想。望著未斷的雨,不禁苦笑,身已是客,只能在夢中回想曾經。奈何、奈何,夢再美,也只能喚起更多愁緒罷了。

憑欄嗟歎,無限江山,已是他人之物,又如何能一直念念不忘呢?輕易失去,怎能失而復得?惆悵神傷,也只能於此感歎了。

風過無痕,而花瓣飄落;流水已逝,正如曾經年華。淒涼如此,於過往相較,不正如天上人間?幾許愁傷,有誰能望?

時光逝至七夕,一個寂寞的七夕。

春花秋月,曾經往事,不斷回想,不知何時停歇。

東風又起,映襯著明月清冷的光,不忍再次回憶,只因淚落成河。

曾經宮殿,玉砌雕欄,空餘一身華麗,卻已易主。舊日佳人,也更換了另一番容顏。

低喚歌姬,輕聲吟唱,悠悠琴音,挑起幾多愁?

當侍女奉酒而入,我知今夜將一曲終了。

端酒飲盡,悵然聽音,只一曲《虞美人》,了卻滿地愁情。
 

comment form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