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文天祥仰天長嘯“人生自古誰無死“

疏書寂寂,尋尋覓覓,只有那黃紙朽,紅書舊,這才發現,對於書香的喜愛,移入山河表裏頭。十餘年的寒窗苦讀,讓我發現書香的美好,也讓我更加珍藏書香。

常常雅意地站在淡淡地月光下,傾聽遠處elyze效果的泉水叮咚,林間天籟,看著深藍色天幕下一輪明月皎潔,幾縷浮雲飄渺,如薄冥,如蟬翼,風生水起。

冥冥中仿佛嗅到香甜之味,哦,是那種出牆紅杏在風中搖曳;忽而映日別樣紅的紅荷映入眼簾,一股清新四溢沁人心脾;南山下的幾株野菊,在秋風中綻放,芬芳淡雅;還有elyze效果寒風中的笑顏,是那山園小梅淩霜傲雪的盈盈暗香。誰能說此情此景不是美好的?誰能說這些陳詞古韻不是美好的升華呢?誰又能說我們不應該珍藏書香?

千古江山,文人墨客,舞榭壇臺,只有elyze效果那絕世之作,才能在曆史的塵埃中得以流傳,而那泛泛之作,唯有塵滿面,鬢如霜,無話不淒涼。

我站在書香面前,站在曆史長河的堤岸上,品千古風騷。

風雨瀟瀟,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堅貞;淒婉斷腸,是楚霸王水邊飛歌“虞兮虞兮奈若何”的柔情;明月纖纖,是李太白對酒當歌“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豪放;寂寞梧桐,是李煜低於沉吟“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的惆悵。一縷縷的書香,正值得我們珍藏。

聽老杜春夜詠哦,小杜清明問路,陸放翁臥聽夜闌,僧志南杖過橋東;易安居士歎綠肥紅瘦,誠齋主人賞荷心呈珠;張志和泛舟垂釣不須歸,蘇東坡淡妝濃抹擬西湖。

讓我們把這份美好,這縷書香,珍藏在青春的行囊裏,讓她伴我們走過漫漫人生。
 

comment form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