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靜到了深邃用春天耕耘目光

過了清明,春意上演的愈加濃烈,這才讓我意識到我們來北京教學實習已近三月。若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那我在這草長鶯飛、桃紅柳綠的季節,打開窗戶,拂去一冬的塵埃,讓春脫髮原因光灑入心靈,用春天耕耘目光。

用春天耕耘目光,我覺得應該出去走走,亦或是踏青春遊。

中國的踏青習俗由來已久,傳說遠在先秦時已形成,也有人說始於魏晉。據《晉書》記載:每年春天,人們都要結伴到郊外遊春賞景,至唐宋尤盛。據《舊唐書》二手車行記載:“大曆二年二月壬午,幸昆明池踏青。”可見,踏青春遊的習俗早已流行。

踏青,您去哪?我選擇中國最高學府—北京大學。選擇理由頗多,或許是住地距離燕園幾步之遙,或許是了結我的名校情結,又或許是未名湖、博雅塔的深深呼喚……

進入校門,信馬由韁,穿過古橋,我沿著彎曲的小道徐徐前行。

閑田信步幾裏,不知不覺便到了未名湖畔。未名湖觸及我的目光,滋潤我的心靈深處。如我所想一般,U型的湖水倒影著湖畔萌春的草木和像戀人一樣的博雅塔,微風拂過,湖面泛起圈圈漣漪,然後退去,歸於平靜。就像是調皮的草木,精靈的遊魚逗樂了依偎於博雅塔懷中的少女,少女露出了嫻靜的笑容。博雅塔屹立於未名湖的西側,塔身映入湖水之中,顯得那麼偉岸,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是那樣的雍容閑雅,博懷大愛。

坐於湖畔,雖然湖畔時時有踏青的遊人和北大三三兩兩的學子走過,卻絲毫撩亂不了我的內心的平靜,此刻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去想。目光觸及湖面。不知皇室纖形應該怎麼形容那刻的心情,不知是了結多年心願的釋然?還是因湖水文化底蘊的過於深不可測,自己揣摩不了而產生的內疚?總之就如同那幾句意味深長的詩句:“未名湖是個海洋,詩人都藏在水底,靈魂們若是一條魚,也會從水面躍起。”

那一刻,我感覺整個春天由我的眼睛流入了我的心中,我的心中春暖花開。

用春天耕耘心靈,用春天耕耘時光。
 

comment form

只对管理员显示

comment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